搜索

广州停建经济适用房 保障房政策探索仍任重道远

2013-10-22 14: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59| 评论: 0|来自: 羊城晚报

摘要:   今年4月12日起,广州市辖10区暂停经济适用住房申请,对已取得经济适用住房《准购证明》的1.5万户轮候家庭,可“二选一”:即选择继续轮候经济适用房(现有及在建共7000套)或者改为申请公租房保障。   半年后的1 ...

  今年4月12日起,广州市辖10区暂停经济适用住房申请,对已取得经济适用住房《准购证明》的1.5万户轮候家庭,可“二选一”:即选择继续轮候经济适用房(现有及在建共7000套)或者改为申请公租房保障。


  半年后的10月9日,剩余7000套经济适用房中的1418套房源进行意向登记,上万名市民挤爆位于天河区车陂路的销售中心,结果,共有10141户家庭提交了购房意向,平均超7户家庭争购1套房。


  抢搭经济适用房“末班车”的景象,是近年来楼价疯涨背景下经济适用房持续火爆的一个缩影。广州是全国最早实行经济适用房政策的城市,在多年的“生命”周期里,经济适用房政策也曾经历门庭冷清、乏人问津的尴尬。这个为解决低收入人群住房问题的民生政策,因何而起,又为何终结?


  ●第二次停建经济适用房后,广州7000套经济适用房“尾货”面对的,是1.5万户轮候家庭的住房需求

  ●经济适用房政策面世多年来,随商品房市场的起伏而跌宕,对“底线民生”和“热点民生”的保障之路,仍在探索


  1、几经起落的民生大计

  广州最早实施经济适用房政策,一度因乏人问津而暂停。因商品房价格一路飙升,重启后的经济适用房成为“洼地”,需求一夜“井喷”

  梁先生1997年大学毕业来到广州,开始是租住单位宿舍,两三年后他买了位于天河棠德小区一个经济适用房单位,当时售价1000-2000元/平方米。“每月从工资扣款1000多元,扣足七年,终于拿到了房产证。”梁先生说,在7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他度过了快乐的单身汉日子,后为人夫,再为人父。


  在梁先生所居住的棠德小区里,楼房外立面都有一个标志:一朵木棉花里站着一个张开手臂的人。喻义让每个生活在广州的人能够有个遮风避雨的居所,有足够能力迎接新生活。经济适用房,固然不是最好的房子,也不会享有好的地段和风景,但它是一个城市中低收入者能够通过自身努力实现的居住梦想。

  “几十年来终于有了自己的产权,不会再被人赶,透了一口很大的‘浊气’。”广州市民黄祖辉说,他“半夜惊醒”都会记得去年11月18日,这天,57岁的他生平第一次领到属于自己产权的房屋钥匙:位于芳和花园7号楼的一套66.57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


  比起滨江东的旧房,黄祖辉大赞新屋有三个优势:一是户型方正,采光非常好,二是公共绿化设施面积大,三是地铁就在家门口。黄祖辉告诉记者,从2009年递交申请材料,到2010年正式认购这套经济适用房,他在一年内便当上了业主,“我是幸运的,要学会感恩。”黄祖辉说,政府的保障房政策让他“从低谷走到高处”。

  “经济适用房”是指具有社会保障性质的商品住宅,具有经济性和适用性的特点。广州是全国最早实行经济适用房的城市,早在1986年,为解决部分困难家庭的住房问题,广州市政府便开始“解困房”的建设,1995年改称安居房,1999年改称经济适用房,2006年又称之为“新社区”。


  2002年以前,广州经济适用房主要分布在四个区,如白云区同德花园、原芳村区的汾水小区、海珠区的聚德花园以及天河区的棠德花园,其中棠德花园是广州市建设最早、规模最大的经济适用房小区。2003年以后,新推出了中山八路的东骏荔景苑和五羊新城的东海嘉园,这两个楼盘均为商品房小区,但其中的一部分被划为“经济适用房”出售。


  广州的经济适用房政策,起伏之间经历了三阶段。

  1995年至2002年,由于没有比较优势,经济适用房“门前冷落车马稀”。当时,经济适用房售价为1500元/平方米左右,但由于是政府机构在操作,成本降不下来,运作效率不如私营开发商。到了后期,经济适用房已卖到3000多元∕平方米,竞争力不如商品房。因为经济适用房价格与商品房相差无几,虽然申请条件很宽松,但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


  2002年至2006年,“从补砖头转向补人头”。广州市从2002年开始逐步停止经济适用房新项目的建设,改为以住房货币补贴及廉租房建设的方式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经济适用房慢慢淡出市场。2002年,广州市只有棠德花园、聚德花园、同德花园等几个项目有少量单位供应,均价在2200-3200元/平方米左右。


  2006年后,广州重启经济适用房建设,申请者“一夜井喷”。2006年广州市政府出台《广州市城市建设拆迁安置新社区住宅管理办法》,在天河、海珠、荔湾、白云等区,建设筹建新的经济适用房与廉租房。金沙洲新社区、芳和花园、龙归保障房社区等开始大规模建设、配租配售。随着商品房价格的节节攀升,广州一手住宅均价已从2003年的3888元/㎡涨到2012年的14044元/㎡,而经济适用房价格还在四五千元左右徘徊,很快便“供不应求”。2009年8月,广州党恩新街经济适用房开售,17户人抢1套经济适用房。


  2、莫衷一是的保障之路

  由于经济适用房具备产权性质,本质上还是商品房,自面世以来,一直毁誉参半。保障房该不该包括经济适用房,一直争议较大。但多个省市已实际上放弃了经济适用房。


  “实话告诉你,房主董××其实是女的,你刚才却回答说是男的,希望你配合我们接受住房保障办的核查工作吧。”2010年5月27日晚,羊城晚报记者随广州市住房保障办联合第三方机构到天河育龙居上门入户检查疑似出租(出借)经济适用房的家庭,结果发现某栋103房当晚该房屋实际居住人员为两名男性青年,非业主本人,其身份证均显示为外省户籍。


  尽管广州市出台了针对经济适用房的相关规定,根据经济适用房管理相关规定,经济适用住房产权为有限产权,不得出租、出借,但在拉网式入户检查时还是发现问题,不得不对这些家庭进行处理。


  由于经济适用房具备产权性质,自面世以来,一直毁誉参半,或“转型”或“叫停”的呼声和调整从未间断。如何准确把握已经入住经济适用房家庭的收入变化?这是经济适用房制度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不少反对者看来,经济适用房逐渐成为多数人掏钱补贴、少数人牟利的工具。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曾直言经济适用房和限价房本质上是商品房,政府不应该动用财政资金去建设该类拥有私有产权的“保障房”。


  但广州知名地产专家韩世同则认为,在香港,也有居屋这种具备产权性质的保障房,但没有出现如此多乱象,经济适用房此前存在的种种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制度与监管上存在问题,而并非在于产权归属。


  事实上,广州市为了避免经济适用房在审核、分配、使用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近年不断着力加强准入审核和监督管理,尤其是建立起多部门联动的信息共享机制,堵塞住房保障资格申请及核查方面的漏洞。这方面,广州走在全国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济适用房受热捧的同时,也遭遇被弃购的境地。在去年11月号称广州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适用房认购,首日通知的250户认购家庭前来选房,弃购达到38户,弃购率高达15.2%。而在2010年底,广州市放宽了保障房准入条件:申请人配偶不要求有本市户籍;曾经买过房改房的也能申购经济适用房申请廉租房;家庭月可支配收入从640元放宽到800元申购经济适用房;家庭年可支配收入从18287元放宽到22080元。然而,仍有部分人认为该标准有点苛刻。


  广州开展的相关调查显示,两类人群对住房诉求最为迫切和强烈:一是最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和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急需保障房解决基本居住问题,这是“底线民生”;二是中等偏下收入“夹心”阶层的阶段性住房困难,这是“热点民生”。因此,政府考虑的重点是,保障对象应该包括最低收入、低收入和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其中包括了新就业的“白领一族”和外来“打工一族”。目前大力提倡的公租房,无疑是一条很好的出路。


  对于广州市目前正建立以公共租赁房为主的住房保障体系,韩世同认为,把所有住房保障需求都压向公租房也不实际,由于不具备产权,无法对外出售,大规模建设公租房面临着资金投入大回报期较长的难题。保持一定比例的经济适用房用于出售,有助于政府回笼资金,提高公租房建设的资金滚动开发速度。


  保障房该不该包括经济适用房,一直争议较大,有人认为取消经济适用房因噎废食,有人则认为当断则断。尽管争论不休,但很多地方政府已在实践中选择减少、停建经济适用房——2008年,湖南省长沙市就曾提出原则上不再新建经济适用房;2009年江苏省常州市宣布市区不再新建经济适用房;2012年3月,广东、江西、河南省相继明确表示停止建设经济适用房。


  “暂停新建经济适用房,是为将来完善制度留下时间空间,如果经济适用房再度启动,必然是在本轮反思总结基础上,以更完善的制度和模式出现。”广州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陈琳认为。


  关上一扇门,推开一扇窗:

  公租房,新一轮等候

  22日,广州市住房办将举行最新一批经济适用房销售评分排序仪式,通过评分排序系统现场确定选房顺序。

  “我一早就过来了,我的计分排序排到3000多号,期待是很期待,但机会很渺茫,申请的人太多了,来碰碰运气吧。”购房意向登记首日,记者发现不少计分较低的市民也赶到了现场。


  市民张伯告诉记者,目前他一家三口住在白鹤洞一套约40平方米的出租屋内,2012年已取得《准购证明》,“几乎所有的经济适用房项目都去看过,之前还挑来拣去的,现在经济适用房总共只剩下7000来套存货,还是赶紧抢吧。”张伯说很担心轮不上:“只要有房子给我,我就马上买。”


  在经济适用房展示中心现场的房价公示表前,围满了忙着记录、拍照的市民。现场销控表显示,黄埔区瑞东花园两房一厅经济适用房最便宜,总价约19万元左右。而此次推出的74套分散房源的价格则相差较大,其中总价最高的是位于白云区集贤苑一套114平方米的电梯三房单位,总价达78.4万元。而亨元花园的一房一厅单位总价最低,仅12.1万元。“这个价位都能接受,对我们困难家庭来说,经济适用房实在太需要了。”有市民说。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提醒,取得《配售通知》的申购家庭(包括参加本次意向登记,评分排序序号超过房源数量的家庭)有房源供应时放弃购房的,视为弃购1次,其中《准购证明》有效期届满的申购家庭弃购的,不再给予认购机会。这次没有机会申请到经济适用房的市民,可以转为轮候公租房。


  今后,新增符合原经济适用房保障条件的人群将按照《广州市公共租赁住房保障制度实施办法(试行)》规定纳入公共租赁住房保障范围,保障对象可选择租赁补贴或实物配租的保障方式。领取租赁补贴的,可自行在市场上租房;承租政府公共租赁住房的,轮候解决。


  持有《准购证明》且在有效期内的家庭,可在住房保障部门公布的期限内进行保障方式登记,选择继续轮候经济适用住房或者改为申请公共租赁住房保障。其中,登记改为申请轮候公共租赁住房的家庭,将优先纳入公共租赁住房轮候册,未在规定期限进行登记的不予优先;登记改为申领公共租赁住房租赁补贴的,将按规定受理申请并经审核通过后的次月发放租赁补贴。


  以上关于“广州停建经济适用房 保障房政策探索仍任重道远”的经济适用房新闻内容均属深圳保障房网转载收集,如果你在阅读过程中有关于经济适用房的疑问需要了解,请您点击保障房论坛进入经济适用房板块进行发帖交流您的疑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版权所有:深圳保障房网 粤ICP备11081293号-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