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套经适房将被收回 申购者喊无辜遭批驳

2015-9-25 09: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81| 评论: 0|来自: 南都报

摘要:   违规者:深云村6户,松坪村三期5户,桃源村三期14户,福保110项目7户,桂花苑2户,康达苑1户,星海名城1户,龙祥苑1户,共计37户。   申辩类型:另购商品房,代他人购房,公司补偿购房,亲友以买卖方式赠与住 ...

  违规者:深云村6户,松坪村三期5户,桃源村三期14户,福保110项目7户,桂花苑2户,康达苑1户,星海名城1户,龙祥苑1户,共计37户。

  申辩类型:另购商品房,代他人购房,公司补偿购房,亲友以买卖方式赠与住房,法院文书过户,他人借用身份证购房,父母以买卖方式赠与住房等。

  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日前向37户购买经济适用住房的家庭发出《收房决定书》,原因是该局经调查发现这部分家庭在未取得完全产权前存在另购商品房的行为。这违反了《深圳市保障性住房条例》的有关规定,他们被限期在30日之内搬离。


  这一消息被申购者称为晴天霹雳,每一个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申辩理由。有人是为了解决子女的学位将父母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有人是为了享受公司转让的福利性住房,但也有人提出的理由居然是为了“便于上下班”。


  申购者大喊无辜,他们自称从未被告知不能购买商品房,其行为完全情有可原。但这些理由没有一个被住建部门接纳,因为条例的规定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令住建部门深感无奈的是,经适房的回收工作困难重重。


  下发《收房决定书》只是第一步,申购者可以申请行政复议,复议不成还能提起行政诉讼,经过法院两审判决之后,如何强制执行又将是一道考验。据了解,在住建部门至今决定回收的106户经适房中,目前真正成功回收的仅有26户。而这个数字据称在全国已经是居于首位。


  违规者

  有的购学位房方便子女求学

  购买学位房的需求在被回收的群体中具有典型性,不少人将亲人的房产过户至自己名下,以方便子女求学。

  任女士7年前申购了桃源村的一套经适房,93平方米总价50多万。三年前小孩要上学,为了获得南山外国语学校的学位,任女士父母以其名义花了一百多万在学区内买了一个破旧的工厂宿舍。“在购买之前我还特地仔细研究了合同,看了好几遍都没有注明说不能购买商品房。”任女士称,突然就被告知要回收这套经适房,他们不知道怎么办,“那间工厂宿舍根本不能住人”。


  有的是代非深户籍亲友购房

  另外一类是代非深户籍的亲友购房,罗女士是其中的代表。她是离异家庭,与女儿申购了一套40多平米的经适房,花了二三十万元。“我妈妈也离了婚,2012年过来深圳投靠我。”罗女士说,“因为我们的房子比较小,她就以我的名义购买了一个30平方米左右单身公寓。”接到回收的通知之后,罗女士很快便将房子卖掉,让妈妈先回老家去。


  “我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购买的商品房,如果现在把经适房收回去,只退还20多万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罗女士称,如果事先被告知不能购买商品房,她肯定不会那么傻去买一个单身公寓,“如果申诉失败,真是欲哭无泪”。


  黄先生更谨慎一些,他自称曾打电话咨询过住建局,但没有获得明确的答复。他是一家外资企业的资深员工,2011年公司撤离深圳时将名下的房产以5折价格出售给员工。“这是公司给员工的福利,因此必须以员工自己的名字才能购买。”黄先生称,即便一半的价格也要60多万,他当时买不起,便找了一个外面的人拿钱购买,从中获得一些差价,买完之后也很快就过户给了对方。


  据黄先生介绍,2011年公司转让房产时,有一些员工正在申请经适房,被住建局发现后驳回了申请,而他自己是早在2008年就申购了经适房,当时购买公司的房产时却没有遇到阻碍。“如果那时候我被告知不能购买公司福利房,我肯定就会好好斟酌一番”。


  有的只是为了“便于上下班”

  在住建部门所记录的申辩情况中,最离谱的是一个申辩人称,“由于其老公在龙华上班,为便于上下班,故购买该房地产”。对此,住建部门也毫不客气地要求收回所购的经适房。


  主管部门

  “违规者不知情”说法不可接受

  根据《深圳市保障性住房条例》的规定,购买保障性住房的家庭在取得完全产权前,另行购买拥有住房,其所购保障性住房由市主管部门按照在原销售价格基础上综合考虑住房折旧和物价水平等因素后确定的价格予以收回。


  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表示,当事人在收到收房决定起30日内应当腾空搬迁出所购经济适用房,并办理退房手续,逾期未迁出的,将按同地段普通商品住房的市场租赁指导价收取逾期的租金,同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另外,该局还特别提醒,保障性住房购房人在取得该套住房的完全产权前,出租、出借、转让、将保障性住房用于经营用途、擅自改变保障性住房使用功能、无正当理由长期空置等情况,均属于违规行为,一经发现,购房人将受到行政处罚。


  对于申购者所称自己并不知情的说法,深圳市住宅售房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朱文并不认可。他指出,《深圳市保障性住房条例》是向社会公开的法规,不知情的说法住建部门不会采纳,申购者有异议的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

  实际上,即便申购者提起诉讼,也很难获得法院支持。2011年11月,谭先生以家庭名义申请购买了一套经济适用住房。2012年9月,谭先生的女儿转学至深圳,为了获得罗湖区的学位,谭先生将其父亲所有的位于罗湖区的一处房产过户至自己名下。2013年8月1日,深圳市住建局查证后做出了《收回经济适用住房的决定》。为此,谭先生将深圳市住建局告上了法庭。法院最终支持了住建局的决定,驳回谭先生的诉求。


  另外一名另购商品房的申购者吴先生同样把住建局告上法庭。他的辩解理由是,该商品房属于其哥哥,因为哥哥准备和嫂子离婚,为了躲避财产分割,而把房产过户到吴先生名下。同样,法院审理后也驳回了吴先生的诉求,认可住建局的回收处理。


  下达106份决定书 只收房26套

  然而,真正令住建部门深感苦恼的是,整个回收过程历时漫长,耗费精力。从2007年推出第一批经适房以来,住建局一共下达了106份回收决定书,其中只有26套已经成功回收,有26套仍然在诉讼程序之中,还有17套已经诉讼完毕,正在申请强制执行,另外就是37户刚刚下达回收决定书。


  值得一提的是,在26套回收成功的案例之中,有15套是未取得完全产权的另购商品房的,其中有11套是属于骗购。根据今年6月30日发布的《深圳市经济适用住房取得完全产权和上市交易暂行办法》规定,经适房满5年后,其权利人可申请取得完全产权或者上市交易,但需向政府缴纳50%的增值收益,该部分增值收益纳入深圳市保障性住房专项资金。


  朱文指出,存在违规情况的经适房无法及时回收,意味着公共资源的闲置与浪费,无法满足那些更有需要的人群。据介绍,现在住建部门每半年就会定期到商品房登记系统批量查询经适房申购者名下的房产信息,一旦发现违规立即进行处理。“但我们是行政部门,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力。”朱文称,在这方面,希望法院能够加大支持力度。


  辩驳

  违规者:经适房合同未约定 法律人士:合同和法规都要遵守

  此次被决定回收经适房的申购者持有的一个共同观点是,在经适房买卖合同中,并没有明确约定不能购买商品房,只是约定了“不得出租、出售、赠与、抵押(除按揭外)”。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也不会主动去研究保障性住房条例。在没有得到明确告知的情况下,他们希望能够得到豁免的机会。


  对此,深圳市律协房地产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茂荣律师称,这一理由显然不能成立。他指出,当事人的行为需要受到两方面义务的约束,一个是合同义务,一个是法律义务。合同的约定必须遵守,法律的规定也必然适用。“保障性住房条例出台的时候政府肯定会对外公布,也会在媒体上刊登公报,政府不可能把法律法规寄送到每一个人的手里。”张茂荣说,“不知情不是理由,比如你不能说我不知道杀人是犯罪就去杀人”。


  违规者:政府应当进行提醒 法律人士:不能成为免责理由

  也有申购者提出,政府应当在产权登记系统里面进行提醒,让申购了经适房的人不能再购买商品房,就能规避这一问题的发生。张茂荣认为,这一观点在法律上不一定能站得住脚,但在情理上可以得到一些支持。“法律上对住建部门并没有这样的强制要求,但产权登记系统可以对申请保障房的群体进行一些身份识别,阻止他们购买商品房,以免可能存在不知情而导致违规的情形。”张茂荣说,这样做也可以大大减少行政成本,避免回收工作的繁琐程序,但这是站在便民性的角度促进政府的工作改进,不能成为当事人免责的理由。


  违规者:付出代价过于惨重 法律人士:不能存在侥幸心理

  申购者认为,一旦经适房被回收,所退回的原购房款完全无法满足他们的购房需求,他们为自己的过失行为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张茂荣指出,即便如此,住建局回收经适房也是依法有据的,申购者有时认为自己的行为并不严重,却不得不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高额的成本。张茂荣认为,作为申购者应当知晓法律的有关规定,不能存在侥幸心理。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